4小說網 > 六零軍嫂有空間 > 第30章 到京城了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30章 到京城了

小說:六零軍嫂有空間作者:吾乃九千歲字數:7211更新時間 : 2019-06-18 19:33:04
    等晚上蕭戰和蘇西手拉著手回家,蕭家人都在等著他倆吃飯。

    兩人剛進門兒,見蕭家人都坐在桌邊兒,西西忙一臉愧疚,“爺爺,叔叔,阿姨,我之前不是說了嘛,不用等我們吃飯,你們先吃就好,爺爺你年紀這么大了,千萬不能餓著。”

    蕭老爺子笑著說,“我今天是特意等你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西西一臉好奇,蕭老爺子就說,“今天那個小陳給我打電話了,說你的成績出來了,除了語文作文扣了一分之外,其余門門滿分。”

    蘇西這才反應過來,蕭老爺子口中的小陳應該就是陳校長,蘇西對自己的成績非常有信心,所以并不感到驚訝。

    蕭戰聞言只是為蘇西高興,臉上并沒有露出詫異之色,

    畢竟蘇西入學的時候是蕭戰陪著她去的,也見識過蘇西不到兩個小時就把4套卷子給做完了,而且都是滿分。

    蕭啟和趙海英看向蘇西的目光更是透著一股慈愛和滿意,兒媳婦這么優秀,他們當然為自家兒子感到高興。

    蕭雨薇更是一臉驚嘆,“西西,你太厲害了,我上高中的時候連600分都考不到,也虧得我高考的時候超常發揮,否則我也考不上京城大學。”

    蘇西笑著說,“這沒什么,那些題挺簡單的。”

    蕭老爺子忙招呼兩人快去洗手,過來吃飯,一會兒菜該涼了。

    蕭戰和蘇西忙去洗手,坐在桌邊兒,一家人熱熱鬧鬧的開始吃飯。

    吃飯的時候,蕭老爺子笑著問蘇西,“西西,你是不是把考試答案讓你們考場的其余同學看了?”

    西西一點也沒隱瞞,干脆利落的點頭道,“是啊,大家都是同學,應該互幫互助的嘛。”

    蕭老爺子大笑道,“你這丫頭啊,真是調皮,以后可不能這么做了,你們陳校長給我打電話的時候說,之前年級倒數30名,現在因為你,有20多個學生考進了年級前30名,這簡直成為他們學校今年最大的笑話了!”

    蕭戰聞言,看一下蘇西,蘇西沖蕭戰調皮的眨眨眼,蕭戰搖頭,笑著繼續吃飯,一句話都不舍得責怪蘇西。

    蕭啟也沒當回事兒,笑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趙海英笑著對蘇西說,“你這丫頭啊,同學之間互幫互助可不是這個意思,以后可千萬別這么做了,知道嗎?”

    蘇西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蕭雨薇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,指著蘇西說,“蘇西你真好玩!”

    一邊大笑還一邊說,“20多個年級倒數的學生考進了年級前30,我想那些老師一定都嚇壞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,星期一去上學;

    第三天,張傲,雷鳴等20多個考進前30名的學生被叫進了校長辦公室。

    校長故意沉著臉,看著面前不明所以的學生,沉聲道,“你們知道錯了嗎?”

    這些學生面面相覷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張傲吊兒郎當的站著,聞言不禁反問,“校長您這話我有些聽不懂啊?”

    雷鳴連忙跟著附和,“是啊,校長,您到底在說什么事兒啊?我們這兩天都挺老實的,沒犯什么錯兒啊?”

    校長見這些人不承認,當即指著桌上的卷子道,“都來看看,是誰的卷子誰拿走。”

    張傲和雷鳴對視一眼,似乎有些明白過來,校長為什么會把他們這些人單獨叫到辦公室里。

    張傲和雷鳴上前找到自己的卷子,每科卷子都在,第1張卷子就是數學,雷鳴看著數學卷子上面,那滿滿的紅對號,還有那大大的120分,忍不住艱難的咽了咽口水,眼睛瞪得如同銅鈴一般大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雷鳴激動的小臉脹紅,心中已經想著,如果他把這張卷子拿回家,他爸該獎勵他多少錢?

    雷鳴一遍咧嘴傻笑,一邊看向第2份試卷,第2份試卷是英語,英語作文15分,總分100分,雷鳴記得自己好像沒寫作文,

    而卷面上寫著85分,雷鳴激動的把英語試卷翻了翻,發現除了英語作文之外,所有的選擇題全對。

    雷鳴又激動的往下翻,化學滿分,物理滿分,語文除了作文之外還是滿分,生物也是滿分,政治滿分。

    雷鳴覺得自己眼睛有些暈,從小到大,不知道考了多少次,做了多少張試卷,雷鳴覺得,在這一刻,他的學生生涯達到了頂峰,因為他從來沒有考這么好過。

    雷鳴心里已經在暗暗計算,這些分數加起來總共有多少分?

    等計算完之后雷鳴覺得他應該能進年級前30,如此一來,他爸又該獎勵他多少錢?

    似乎要獎勵至少七八百,雷鳴激動了,似乎已經看到無數小錢錢自動飛入他的口袋。

    張傲看著手中的試卷也愣了,他雖然覺得蘇西學習可能會比他好一點,但他沒想到蘇西學習那么好,除了語文作文英文作文之外,其余題全對。

    張傲忽然覺得,蘇西距離自己好遠,自己似乎真的有些配不上,只要一想到這個,張傲像是忽然被人潑了一盆冷水,眼里多了幾分落寞。

    其余學生看著手中的試卷,紛紛懷疑這些試卷到底是不是自己的,小心翼翼把所有試卷上的名字,都查看了一遍,的確是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是上面的分數,以前是他們難以到達的,也只有在夢里,他們才考這么好過。

    雷鳴高興地看著校長,“校長,您難道是覺得我們這次進步太大,所以把我們叫過來,要表揚我們的?”

    校長冷冷掃了一眼雷鳴,沉聲道,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陳校長看著在場20多個學生,憤然道,“我想你們自己也清楚這成績是怎么來的。”

    雷鳴笑嘻嘻道,“這成績當然是我考來的。”

    陳校長瞪了眼雷鳴,“胡說八道,我現在再讓你做一遍,你要是全給我作對,我就承認你這個成績。”

    雷鳴頓時大聲叫道,“憑什么呀?我累死累活做了這么多卷子啊,難得考那么好,學校憑啥不承認?”

    其余學生也跟著叫嚷道,“是啊,學校憑什么不承認我們的成績?我們也是好不容易才考這么好的!”

    校長黑著臉,“你們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成績是抄來的?我現在不追究你們的責任,你們就該偷著樂了。”

    這些學生考的這么好,連他們自己都不信,心里自然是有幾分心虛的,但是又有些不甘心,難得考這么好,成績就這么作廢了。

    校長擺手道,“行了行了,拿著你們的卷子走吧,這次你們的成績作廢,下次好好考,下次如果你們還能考這么好,我一定承認你們的成績。”

    下次蘇西可就不會在最后一個考場了,這些人要是還能考這么好,那才怪了。

    張傲一聲沒吭,因為他怕說的多了,校長會把蘇西牽扯進來,雷鳴見張傲不吭聲,也只能嘆口氣,拿著自己的卷子離開了校長辦公室。

    其余學生見學校的刺頭都不敢說話,他們更沒那個膽量,也跟著拿著卷子離開了校長辦公室。離開辦公室之后,雷鳴對張傲說,“我考那么好,學校憑啥不承認咱們的成績?你說我要不要再回去找校長理論理論?”

    張傲沒好氣的瞪了雷鳴一眼,“適可而止吧你,要是把蘇西牽扯進來,我掐死你。”

    雷鳴聞言頓時有些心虛,他竟然忘了還有蘇西在,頓時擔心起來,“張傲,西西不會有事吧?”

    張傲想了想道,“校長都沒追究我們的責任,肯定不會難為西西的。”

    但是,張傲擔心之下,還是去找了蘇西。

    這時蘇西正在石海峰的辦公室,石海峰看著面前漂亮的女孩子,語氣格外溫柔,“西西呀你這次考的非常好,老師以你為榮,這種好成績好狀態你要一直保持。”

    蘇西乖巧的點頭,“老師請放心,我會一直保持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石海峰滿意的點點頭,然后又道,“那個西西啊,以后你考試的時候,答案一定要捂嚴實了,千萬不能讓別人看到,考試考的就是真才實學,某些學生若是靠作弊得來的成績,那都不是真實成績。”

    蘇西點頭,“我知道了老師,我以后會小心的。”石海峰這才讓蘇西重新回到教室。

    此時,各科老師已經讓課代表把各科的卷子給分發了下去。

    蘇西走到自己座位,發現有不少人正圍在自己課桌旁,看自己的卷子,看到蘇西回來,這些同學紛紛目露驚訝的看著蘇西。

    “西西,你這次考的可真好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么難的數學題你竟然能考滿分,太了不起了!”

    “還有英語,你英語是怎么學的?我感覺英文好難啊,怎么學都學不會!”

    “西西,你物理化學是怎么考滿分的?太厲害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語文竟然只在作文扣了一分!而且你的字寫的真好看!”

    眾人七嘴八舌,語氣中滿是羨慕和崇拜。

    蘇西剛轉學過來的時候,班里的同學見蘇西長得太漂亮,就以為他學習應該不怎么樣,卻沒想到,蘇西除了語文被扣了一分之外,其余門門滿分,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!

    這成績妥妥的年級第一呀,這種成績讓人嫉妒都嫉妒不起來。

    蘇西道,“以后大家若有什么難題不懂的可以來問我,至于怎么學英文,如果有空的話,我也可以跟大家講一講我的學習經驗。”

    蘇西上了好幾次高中了,對于如何學習,那是有著豐富的經驗,再加上后世狂轟濫炸般的補習班,如何考高分?如何在短短時間內提升成績?蘇西門清。

    有不少學生不愿意把自己的學習經驗與大家分享,也不愿意給學習差的同學講題,就怕別人學會了,下次考試會考得比自己好。

    但是蘇西完全沒有這種擔憂,她也不怕任何人跟自己競爭,所以表現得格外大度,蘇西的話贏得班里不少同學的掌聲。

    “西西,你真的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西西同學,以后就麻煩你了!”

    蘇西笑著跟眾人一一打過招呼,上課鈴就響了。

    坐在西西前排的張璐,剛發卷子的時候,她就一直在關注著蘇西每科能考多少分,當蘇西的卷子發下來,看著一科科的滿分,張璐震驚了,她沒想到蘇西長得漂亮也就罷了,學習還這么好!

    張璐倒是沒想過蘇西會作弊,畢竟蘇西是在最后一個考場里考試的,最后一個考場里除了蘇西之外全是學渣,蘇西就算想抄襲,也找不到人抄啊。

    若說蘇西帶小抄的話,或許會增加幾分或者幾十分,但是絕不可能讓蘇西做到,除了語文之外門門滿分。

    張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兒,而且蘇西還說,愿意把學習經驗分享給大家,大家以后有難題也可以問她,這讓張璐心里隱隱有點后悔,不該得罪蘇西。

    只是身為女孩子自尊心比較強的她,也沒有找蘇西和好,張傲下學的時候來找蘇西。

    蘇西剛走出班級,張傲就迎了過來,“西西?”

    蘇西看著張傲,笑道,“有事兒?”

    張傲看著蘇西,關心道,“你沒事兒吧?你們班主任有沒有找你麻煩?”

    蘇西搖頭道,“你放心吧,張老師挺好的,沒有找我麻煩。”

    張傲放了心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雷鳴站在一旁,一臉崇拜的看著蘇西,見張傲跟蘇西說完話了,這才開口,“西西,你真的太牛了,我已經聽說了,除了語文扣了一分之外,其余功課你們滿分!托你的福,我從來沒考這么好過。”

    張傲在一旁翻白眼,“行了,那些卷子已經作廢了,你還拿著它干什么?”

    雷鳴叫道,“我難得考這么好,當然是拿著回去給我爸看,然后要獎勵了。”

    張傲聞言說道,“這些卷子已經作廢了,你還能從你爸那要來獎勵嗎?”

    雷鳴拍著胸脯道,“只要我不說,我爸怎么會知道成績作廢呢?”

    張傲忍不住罵了句,“無恥小人。”

    雷鳴絲毫不以為意,嘿嘿笑的得意。

    蘇西看著兩人說,“你們快去餐廳吃飯吧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張傲知道蘇西中午是回家吃飯的,而且蘇西那個老男人未婚夫每天中午都會來接她,這讓張傲心里酸溜溜的,卻沒任何辦法,

    畢竟蘇西已經說過不喜歡他了,張傲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蘇西走遠,眼神中滿是難過。

    雷鳴見到了走過去,一把摟住張傲的脖子,大聲道,“哥們早,兄弟難得考這么好,咱去慶祝一下,今天中午我請客,餐廳里的菜隨便你挑。”

    張傲冷笑,“咱們餐廳里就沒啥好菜,你有種,請我去老莫吃一頓啊?”

    雷鳴尷尬的笑了笑,低聲道,“兄弟,你得理解我,我這不是錢不多嗎?等我把卷子拿回家,給我老爸看之后,拿了獎勵,等兄弟有了錢,就請你搓一頓好的。”

    蘇西是不上晚自習的,剛開始石海峰還有些意見,覺得蘇西學習態度不端正,可自從第1次月考之后,石海峰在沒有對蘇西表達過任何不滿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張傲看到來上學的雷鳴啷個腦袋,一臉不高興,頓時疑惑道,“哥們,你怎么了?你昨天不是還高興的拿著卷子回去給你爸要獎勵嗎?”

    雷鳴白了一眼,嘴里說著,“哪壺不開提哪壺,我昨天拿著卷子回家之后,本以為我爸看我考的這么好,會非常高興,不說獎勵幾百塊吧,至少應該獎勵幾十塊。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,咱們老師提前給我爸打個電話,說我這次考試抄襲,你是不知道,我爸不但把我的卷子給撕了,還拿著搟面杖攆了我半條街,若不是哥們我跑的快,你今天就見不著我了。”

    張傲聽了忍不住笑罵他,“那是你活該。”

    雷鳴不滿的喪著一張臉,“你還是不是兄弟啊?我都這樣了,你不但不安慰我還嘲笑我,昨天我還請你吃了頓飯呢,不行,你今天一定要請回來。”

    雷鳴自然不在乎一頓飯錢,關鍵是他現在身上沒錢了,昨天中午全花了,倆人打打鬧鬧。

    清河村;

    李大山和他兒子李栓子此時也正好坐上了前往京城的火車,火車在路上晃晃悠悠,十幾個小時之后,第2天上午,終于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李大山在來京城之前就去找了蘇老爺子,向蘇老爺子打聽蘇西現在的住處,蘇老爺子本不想說,但聽到李大山說去京城是為了抓李秋月回村,蘇老爺子這才說了。

    父子兩個一人背著一個大包,看著諾大的京城,眼中盡是新奇,又有幾分畏懼,一路走一路打聽,好不容易才終于找到了大院兒,倆人剛想進去,就被門口的保安趙守業給攔下了。

    趙守業看著兩人,嚴肅問道,“你們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李大山道,“同志,俺們是來找人的。”

    趙守業問道,“找哪戶人家?”

    李大山道,“俺們是清河村的,來這個大院兒是找蘇西丫頭的。”

    趙守業認識蘇西,聽他們說是清河村的人來找蘇西的,就知道應該是蘇西的同鄉,于是趙守業就道,“你們在這等等,我去打個電話問一下。”

    兩人來到京城不敢放肆,忙點了點頭,蹲在一旁的墻角。

    趙守業去打電話,接電話的是林嫂,林嫂為難道,“小趙啊,西西現在去上學了,她還沒放學呢?”

    趙守業掛斷電話之后,對一臉期盼的李大山說,“蘇西去上學了,你們在那等一等,等她中午回來,我們確認之后,才能放你們進去。”

    李大山和李拴子蹲在墻角,聽了之后,李大山忍不住問,“同志,蘇西丫頭上學?上什么學?”

    趙守業倒是聽別人說過蘇西去上高中,來年打算考大學,于是就跟李大山說了。

    李大山拉長了音,嘿了一聲,表情有些不屑,嘴里說著,“那丫頭以為是我們家秋月呢?”

    “我們家秋月能考上大學那是真本事,那丫頭以前連高中都沒上,現在臨時抱佛腳,有用嗎?”

    李大山雖然暗恨李秋月不爭氣,能考上大學,卻偏偏又被大學給開除了,但是李秋月畢竟考上過,證明還是有本事的。

    趙守業本來沒在意李大山和李拴子,忽然聽李大山說他們家秋月,趙守業頓時皺眉道,“李秋月跟你是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李大山聽到趙守業的話,眼睛頓時一亮,高興道,“同志,你認識我家閨女?”

    趙守業還真沒想到面前這個男人竟然是李秋月他爹。

    趙守業冷著臉說,“我當然認識你閨女,因為你閨女當初就是偷了我的錢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李大山一臉訕訕,嘴里囁嚅著,“同志,我想這里面會不會有什么誤會,我們家秋月是從村里出來的姑娘,人還是比較老實的。”

    趙守業冷笑兩聲沒說話,李秋月是不是老實人,他可是親身理會過的,若李秋月是老實人,那這世界上就沒壞人了。

    李大山見趙守業冷著臉不說話,也不敢再開口,就跟著李栓子一起蹲在墻根下,等著蘇西回來。

    剛開始趙守業還想著給他們父子倆端杯水,都是從農村出來的,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現在聽說李大山是李秋月的爹,那另一個年輕人看樣子應該就是李秋月的弟弟,趙守業沒打他們倆一頓就不錯了,怎么可能還給兩人水喝。

    李大山和李拴子在墻根下蹲了一會兒,腿就麻了,就只能坐在了地上,等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,蘇西坐著車回來了。

    蕭戰開車正要進入大院,被趙守業攔下來。

    趙守業走到蕭戰面前,打了聲招呼,然后對蘇西說,“蘇西同志,李秋月他爹和他弟弟來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就伸手指了指坐在墻根兒下的李大山和李栓子。

    蘇西和蕭戰順著趙守業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就看到一穿著邋遢的中年人和年輕人正坐在墻根下,看向這邊。

    看模樣,可不就是李秋月的爹李大山,和她弟弟李栓子嘛。

    蘇西輕笑一聲,暗道來的還挺快!

    蕭戰看向蘇西“要不要趕他們走?”

    蘇西打開車門,笑著說“暫時不用,我先跟他們聊聊。”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ziybzi.tw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六肖中特三期必开一期